“歧王宅里寻常见,崔九堂前几度闻。正是江南好风景, 落花时节又逢君”。


       诗圣杜甫流落江南,  巧遇旧日好友李龟年。两个落魄文人感叹自己前半生走过的蜿蜒曲折的仕徒之路,不胜唏嘘,因而写下了<江南逢李龟年>这首诗,成为千古绝唱。 


        第十八期 “学苑” 送达读者时候,应是2017年五月前后。熬过另一个酷寒砭骨的严冬,迎来遍地蓊郁草木的时节,也许应该将后两句略为修改,改写为: “正是北国好风景,开花时节又逢君”。


       在学校正常的运作中益觉岁月如梭,去年的〈学苑〉由于前一年印刷的问题加上学校大型活动特多人手侷促而脱了一期,深以为憾。今年学校的日常事务仍然繁忙,幸得无数的工作同仁在百忙中拨出时间从征稿、筛选、校对、拍照、编排到发包付印等繁琐的工作都在有限的时间内完成。睽违两年大家对〈学苑〉的期待必然更殷切,因此学校也以最大的努力、最谨慎的态度来编印本期校刊。期刊脱了一期惟一的好处是在征稿时有更多的选择,累积两年文稿让编辑小组在选择上能在各种写作领域上能取得平衡。再者,从两年前开始学校在本地报纸〈七天〉开辟了同名的专栏,每周刊出一篇本校师生与教职员的创作文章,并取得同意本校能够选择适当的文章转载於〈学苑〉,因此本期在内容方面必然的会更多样、更有可读性。
这一期的内容照例由董事长和校长的报告开头,列述过去两年学校的重要记事以及近期内学校的新措施与方针。其中最重要的一项是:现任董事长陈杰中即将于年底期满卸任,由现任校长袁焕中接任董事长;董事刘聚富去年荣获麦基尔大学颁授荣誉科学博士学位致词演讲稿,勉励毕业生饮水思源,回馈母校;创作方面有教学经验谈、散文、文学典故、新诗、旅游杂记等,琳瑯满目。


       罗怡珊老师 “和孩子们在一起的日子”,程晓明老师的 “开学的第一天”,以及詹小云老师的 “繁体字教材 – 从 [华语] 到 [生活华语]”,三篇文章从不同的侧面阐述了教学工作者肩负中华文化传承职责的坚守和敬业态度。诚然,没有诸如罗老师,程老师和詹老师等众多老师们对孩子的关爱和耐心,在教学上严谨细腻,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就没有学校三十多年来的建树。  


       每个人,特别是移民他乡的人,都有两个家:一个为脚下踏着的土地,另一个为暗藏心灵里的那片家园。脚底下所踏的土地,感觉上是如此扎实平坦,然而每时每刻,发生在身边的事物却那么新颖和陌生;深藏心扉中的故乡是如此缥缈遥远,不过无时无刻,面对现实生活的艰辛却那么轻易使人感怀乡愁。真正的睿智,是学会用你拥有的东西去换取对你来说更为重要和丰富的东西。放弃是一种智慧,接受是一种昇华。身为一个背乡离井的移民,与其自囿於远不可及,高不可攀的乡愁中,何不全心全意选择“既来之,则安之”的积极和感恩的心态,扎实地接受及体验敞开胸怀接受自己的第二个家国的一切?诚然,溶入和接受主流社会,是一段细水长流,既漫长又艰难的过程。这之间从心理纠缠、到学习适应的心态,只有移民国外的人们才会体验得到。绮莉思的两篇文章“助力和阻力”和“学会柔软, 才能坚强”, 道出了移民所要面对的一个纠结实例。 读了漫步(笔名)的“中国心”,不得不让我们感伤唏嘘:作者在天人交战一番后,毅然作出了入籍加国的选择。所换来的代价是失落,无奈和被遗弃的愤怒,因为不得不与母国切割,护照被剪角作废,孰知流淌的不是眼泪, 而是血水。


      盖国珍老师的“苹果农场一日游”, 带我们走访蒙特利尔的独特的苹果农场;潘宏董事的 “爬山杂记”, 让读者沐浴在魁北克风光秀丽的群山峻岭中,颇有唐朝诗豪刘禹锡所描绘的“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的韵味;陈静老师的“一路向东”, 前往加东太子岛, 沿途风土人情,悠然自得,天人合一。有幸生活在北美洲如此一个宁静祥和的国家,才深深地领悟到 “安土何必桑梓地,人间何处不青山?”的道理。
创校迄今,白驹过隙,日月如梭,舜眼间已经是三十三个年头。学校每一年所举办的毕业典礼,是整个学年中的一项重点活动。2015-2016学年的毕业典礼,最为引人注目的是我校毕业生整体穿上毕业黑袍的形象。这一切归功於本校前任老师陈小凤。詹小云老师的 “毕业袍”,特此为读者介绍了陈老师在这个项目上的所付出的努力和奉献。特此再次向她表达诚挚的谢意!


       “学校”这个词源来自拉丁语的 Schola 和希腊语的skhôle, 即閒暇休閒的意思。古代人把学校定义为用于学习研究的休閒场所。 潘宏董事的文章“跳龙门的岁月”, 字里行间能让人感受到一个住宿生在母校孕育怀抱中所汲吸到的温馨及欢悅。学校 –尤其是中学阶段的学府 - 应是人的一生中, 除了母亲的怀抱之外, 最为值得珍惜怀念的栖宿之处。 文章里所洋溢的那种对母校的浓郁情怀,也许是每个经历过中学“休閒”岁月你和我都能感同身受的心境。


       英国大文豪迭更斯,以十八世纪末期法国大革命为背景的名著“双城记”,用优美的英文生动描绘了两百多年前欧洲两个文化城巴黎和伦敦的鲜明写照。您可能还没有读过原著,但请不要错过林鹰郎董事这篇同名的游记长文。两年前的“双城记(上)”介绍的是英国伦敦,今期“双城记(下)”即与您一起徜徉巴黎古城。这座熬过了法国大革命血流成河,希特勒铁蹄践踏蹂躏的“颠簸而不沉没” (巴黎的城市拉丁格言名称) 的世界古都, 不仅是欧洲的瑰宝,也配得上是艺术的无价堡垒。十六世纪期间,亨利四世为了取得法国王座, 毅然放弃新教而皈依法国的天主教,并留下了一句名言: 巴黎值得为她行个弥撒礼,后来成为法语成语,意指为了获得重大的利益,做出小小的牺牲也值得。读了“双城记(下)”,相信您会打从心坎里理解这句话的真髓. 


       做人不难,难在做一个明白人。陈静主任的 “平视是一种人生态度”, 从一个世界级音乐家在地铁站里所体验的经历,勾引出一个人生思考:人的价值,内涵固然重要, 外延亦不可忽略。 金玉其中,败絮其外固然不可取。败絮其中,金玉其外也是败笔。曹雪芹在“红楼梦”中有这么一句话: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人,穷其一生,能够昇华到洞明与练达,进而在待人接物上采纳平视的心态,应是曹雪芹所谓的学问的至高点吧?
几年前到台湾旅游,游览了宝岛不少景点,也走遍了不少城镇村落。印象中台湾的一切是多么旷心怡神,是如此祥和美好。一天,在台北市捷运站里,向两位当地妇女询问捷运路线。她们殷切细心地解释一番后,问妻和我, 说您们不是台北人? 我回答不是,并附带说: 我们没这个福气。其中一位微笑再问:您觉得住台北的人很有福气吗?人,总是爱将自己所不熟悉的事物完美化,理想化。特別是游客心理. 因此才有这么对游客的一个定义:游客是离开自己住得厌倦的地方, 跑到另一个当地人住厌的地方的人群。在这里,向读者推荐从加国退休后回台长居的陆怡容老师的文章 “台湾生活一二”。希望您可以从一位熟悉加拿大和台湾的笔者角度,对住着两千三百万人的宝岛添加点了解和认识。 


       桃李年华的杨筱婷老师,在 “桃李年华 – 致父亲母亲”小品中,阐述母亲从怀胎到分娩的身心历程,既温馨亦甜蜜的一段回忆,从而流露出对双亲的思念和敬爱。日本人有句俗语: 父爱高如山,母爱深如洋。身为人父人母的我们,委实是感同身受的写照。  
“扬子江边的故事”, 如熊家基教授在文末所介绍的,是他断断续续写了六年光景的长篇真实故事。虽谦称为“玩票”性质,但平实质朴的文笔下,生动地阐述了抗战后期,发生在鄂渝两地的三个姊弟的感人肺腑的遭遇。数天涯,依然骨肉,谁家能够?望海角,仍旧相依,何处可以?乱世儿女,生不逢时,死不逢处 。多少人的青春与生命被狂飙时代的巨浪吞噬埋没?多少个映荷,映欣和映豪成为了我们这个苦难的民族的历史汪洋中的无主孤魂?  


       “喝茶? 喝咖啡?”刘书琴老师的这篇短文,一股芬芳浓郁的浓茶香味跃然纸上。从中勾画出的生活情趣和领悟到的人生道理,读来颇有一种醍醐灌顶,甘露洒心的感悟。“人生如茶, 先苦后甘。”处世之道, 不亦如是?每个人生命中的收获和欢笑,都是由汗水和眼泪所孕育催生出来。我们是否懂得不辜负过去的辛劳苦难,好好地珍惜眼前所拥有的一切?俄国作家托斯妥也夫斯基感叹说:我所害怕的, 是今天的我们是否对得起过去所受过的苦难? 


       如每年的“学苑”一样,我们也为家长读者们展示将近三十篇各级同学的作品。孩子们以朴实简出的文字,围绕着不同的主题表达他们的偏好、志向、友爱、学习心得、生活趣味等, 难能可贵之处,在于童稚心声平铺直叙的抒发。每一篇作文,汇集了老师的谆谆指导,学生的辛勤努力,以及家长的殷殷期望。

 
       英国哲学家罗素说:成功是拥有你所想要的;幸福是想要你所拥有的。浊世滚滚,成功难,幸福更难。对我们这一批耕耘 [学苑] 的园丁们,刊物的出版只能算是小成功。我们更祈望的,是读者们在拥有它时的愉快感。能达到这个境界,则我们一切努力都是值得的。    

以下是下期学苑编者的话,内容更为精彩,敬请期待

 校刊“学苑”是我校的年刊,内容包括<教师作品><学生习作>、介绍学校组织、<校园活动>的图片等等。每年的出版,从统筹、征稿、校对、摄影、排版到印刷都凝聚着全校师生及工作人员的心血和精力。 从首刊到现在,已经走过了十八个春夏秋冬。 一直默默地陪伴着您们,真诚地作为学校向家长们报平安的传语! 

学苑习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