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不平常的母亲

       我校有不少杰出人才,不露光芒,很是低调。有的大智若愚,有的富而不骄, 有的静悄悄做着他人做不到的事情. 这个故事要介绍一位这样的人物. 她对儿子们学习中文的付出真有点难以置信,并颇有传奇性,但却是一个事实。

       十年前有位李姓女士,她带了一个孩子到校注册念中文,填写在注册表上的地址是与学校同一区域。后来当第二、第三个孩子到了入学年龄时,她也把他们一起送来上课。她行事低调,和大多数的家长没有显著的不同。

       最近在一个偶然的谈话中,才知道她在 Sherbrooke市经营餐馆。心想,经营餐馆不是一项轻松的工作,每日的工作时间非常长,加上Sherbrooke市和中文学校相距将近200公里,她怎么会有时间送孩子来念中文?受了好奇心的驱使,我特地找她聊聊。

       交谈后,发觉实际情况比听闻的更是匪夷所思,若不是十年历史的见证,我是不会相信的。以下便是她所讲述的自己每个周末的程序。

       因为工作关系,无法亲自照顾孩子,于是将他们送到保姆家寄宿。保姆对他们很爱护,教养有方,他们的学业也很好。保姆的家是在 Sainte Agathe,位于蒙市 120公里的西北。餐馆、孩子们寄宿地方和中文学校三地形成一个锐角三角形,蒙市位于两地中间,但从Sherbrooke到 Sainte Agathe没有直通公路,来往必经蒙市。

       每个上课的星期日,她大约在早上五时半开车从 Sherbrooke到 Sainte Ag athe接孩子来蒙市上学,全程约四个半小时,天气不好或交通堵塞时,还要迟到。放学后,时候已不早了,他们就留在蒙市过宿,隔天一早送孩子回到Sainte Agathe上学,自己也回到Sherbrooke开始新一周的工作。十年如一日,暑去冬来,雨停雪至,毫无间断。他们也很少旷课。

       我问她: “妳每个周末走数百里路送孩子来念中文,这样做不是很辛苦和疲劳吗?”她毫不思索的回答: “辛劳是当然的。为了给孩子们有机会学习中国语文和认识中国文化,我只能这样做。一个华裔子孙,应该有中华民族的根,辛苦也是要做的。”我激动地对她说: “妳这样的付出实在太伟大了!

陈喜澄老师